菜籽油期货

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咸鱼的自救攻略 貌似高手

第一千六十七章 不符合价值观

    杨健纲这些天当然是有些消沉的了,不止是卖身的计划被楚垣夕否掉,也不是小破站那边没下文了,也没直接找过楚垣夕,主要是感觉楚垣夕忽然不怎么埋汰他了。

    倒不是杨健纲患上了钉宫病,非得听几句骂才能过瘾,而是楚垣夕变客气之后让他感觉到不适,进而感觉到彷徨。名义上的独立,融资和财务上的解放,都没有孵化协议中白纸黑字的条款有效力。

    这让他感觉到似乎已经错过了一个很好的机会。有时候他也扪心自问,现在的他比两年之前强了不知道多少,无论是个人的能力和声望,亦或是身价和前途,两年前就远远强于鹏飞科技时代,现在和两年前比又是天翻地覆,但是为什么并没有变得快乐呢?

    是因为没有像楚垣夕那么明目张胆的买别墅存妹子吗?并不是,而是对事业的彷徨更大了。原先自己只是一条在浅浅的池塘中觅食的老咸鱼,没有野心也就没有欲望,但现在他已经游进大江大河,看到过大量鱼跃龙门的机会,但自己选的道路呢?

    当初觉得不错,是因为老咸鱼能得到一个创业的机会本身就不错,何况还是挺喜欢干的,而现在,因为吃过见过了,信息摄取量和过去的自己不可同日而语,结交的人脉更不用说了,所以经常发现更好的机会,前景更大,或者更容易成功,但没法去干。

    所以有的时候他也挺想像楚垣夕那样,直接开始二次创业,岂不是有声有色?但是直觉告诉自己吃干饭的能力还不太够,所以一直没掉SAN值。

    有时候赵杰也劝他,您先把这摊事情干成了您再想别的成不成?那时他就会用楚垣夕作为例证进行反驳,你看楚垣夕不是也没干成巴人就开始干小康了吗?

    然后话题就变得诡异起来,因为到底什么标准算是成功,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见解。这时赵杰就会讽刺他,说楚垣夕干小康的时候巴人已经月收入好几亿了,你还要怎么成?卖给阿里才算成?

    而他当然也有话说小康是2018年5月注册的,那个时候连TCG手游都还没上线呢!

    他们两个和于文辉的关系当然也不错,但是于文辉没有鹏飞科技的履历,他和赵杰两个人才是老同事。

    总之生活还要继续,巅峰视效这几个月也不是没有发展,目前日活早就超过了100万,在国内平台中也算是崭露头角,当然如果计算用户时长的话,在视频类平台里还是小字辈。

    症结在于内容的数量,很多用户就追一部剧,目不斜视点击收藏夹,然后看完一番完事。社区里倒是不冷清,但是以阿婆主的发言居多,观众型用户很少参与。

    巅峰视效是UGC平台,官方出品的动画就那么几个,所以前期速度肯定慢,可以说仅仅经过区区一年的发展,日活就能上一百万,绝对是巴人集团拼命供奶的效果。

    这一点对比一下快手、B站、段子的起步期就很明显了。楚垣夕虽然不跟杨健纲说,但是跟其他人可没少吐糟,没有巴人给做运营,巅峰视效的第一年不是DAU有多少的问题,不是从一百万变成十万还是一万,而是上哪去找UGC用户的问题,根本连发展的机会都没有。

    就算现在,因为巴人从来不会为了“巅峰视效的社区”进行运营,所以观众型用户也很少参与。当然巅峰视效的特征也有影响,因为制作方式太独特,普通用户根本没法参与到阿婆主们的创作交流之中,只能褒贬一下内容。

    在这种状态下《罗马之敌》第二季上线,与之一起上线的还有手游的预热,地中海游戏顿时进入紧张的状态,也感染了铃木裕团队的岛国程序猿们,纷纷加大加班的力度。

    这个时候楚垣夕头疼的事情是小康东南亚,也就是伊丽莎白那边必须要注资了,问题是怎么注,谁来注。这是计划内的注资,参考一下去年小康的融资节奏,其实大差不差,小康三月份做Pre_A,八月份做A轮,东南亚正好差一年。

    某种程度上伊丽莎白更需要钱,融资不到位会影响到本来就比较艰难的发展形势。特别是有些小康已经支付了大笔资金的事情伊丽莎白必须继续花钱,没法全盘享受小康的成果,说比如说地图功能就是硬性的研发支出。

    地图的研发不止是成本问题,还要兼顾“新鲜度”。什么叫新鲜度?就是地图需要反应的是实时的地情地貌,需要测绘“现在”的地图,也就是说测完一遍之后当地搞个市政工程,之前的全白干了……

    但是总不能不让政府搞基建吧?这么一搞,维护和更新的成本就是薛定谔的,要追求高精度高质量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小康虽然不以电子地图开发商的要求来鞭策自己,但是战略上押宝城市宝藏的势态是极为明显的,所以钱也少花不了多少。

    此外就是云,也是一个重头戏。

    要说地图小康只是被动的投入,云领域可是主动入局的,但是入局就得砸钱,这是跑不了的事情。

    同样的,云也有地域属性,国内的云资源就很难供给东南亚的云市场,伊丽莎白要学楚垣夕的全套打法目前看来楚垣夕未必乐意,但是学半套打法也是需要云的。

    而且东南亚市场肯定是群雄逐鹿的必争之地。

    要知道全球来看亚马逊云是当之无愧的班霸,独占45%的市场份额,其后是微软云的18%,差距是绝对的。至于阿里云和企鹅云,虽然排在第三、第五的高位,中间夹着谷歌云,但是绝对数量太少,三家加起来勉强媲美微软。

    但是在亚太市场上可就不是这样了,阿里云排第一,28%,亚马逊不到18%排行第二,双方目前战斗呈现白热化趋势。而亚太市场主要就是东南亚,是全球增长最快的云市场。

    这也是楚垣夕愿意花钱培育小康东南亚的原因,只要小康的区块云能发展起来,就算别的不灵,也是稳赚不赔的买卖。东南亚的用户量和人口红利对别的云计算企业不是直接影响因素,但对小康来说是天然的助攻,广阔天地大有作为。

    但是起码一个数据中心是必不可少的,这是一笔很大的钱。楚垣夕甚至有点舍不得出这笔钱,希望伊丽莎白未来租赁云资源作为启动的节拍器,等到区块云成熟之后还可以退租,东南亚那个环境那个温度和湿度,建数据中心实在太坑爹了!

    现在只是这笔钱怎么注的问题。按原计划当然是小康独资,但是世界的变化太快也太大,最近楚垣夕和伊丽莎白沟通过提前放飞的问题,她当然是举双手双脚赞成,那么小康这边当然也要转为孵化模式。

    之前并不是孵化模式。伊丽莎白之于小康的地位远不如杨健纲当初做巅峰视效时之于巴人的地位,杨健纲那种才叫孵化,有股权又有期权。而伊丽莎白是没有股权的,相当于巴人游戏、巴人信息中的赵杰和陆羽,岗位叫做经理,有期权的经理而已。

    但让楚垣夕头疼的是伊丽莎白现在仍然不具备拉投资的能力,她自己的人脉没人敢给她投钱,因此这段时间疯狂开辟新人脉,凭借小康东南亚现有的规模寻找当地财团的支持。

    只不过楚垣夕感觉主要还得自己这边帮腔才行,头疼的是找谁呢?连赵烛江都拒绝了……他的目光不由得转向阿里所在的方向。

    其实小康也不是不能融这笔钱,如果感觉缺钱,贷款就是了,以小康现在的资产、以国家支持中小企业的政策,做贷款其实并没有特别难。

    只是楚垣夕个人风格特别排斥做贷款,和那些经营企业多年的老手是截然不同。老前辈们一看能做贷款那肯定是可着劲的贷,资金的使用率一定要达到极限,甚至超越,才显本事。

    但楚垣夕原世界中都逼到那个份上了对贷款也非常慎重,一方面是确实年轻没经验,一方面显示出他的稚嫩,用美化后的方式讲叫做对陌生领域心存敬畏。主要是有些上市公司能干到无法按期兑付的地步,股价闪崩官司重重,短期借款和流动负债高的简直不像是想干下去的样子。对这种现象他一直都是雾里看花不理解其中的经营真谛,所以心存戒惧。

    但是相对的,做融资楚垣夕可就擅长了,哪怕是帮别人做融资……

    因此老樊十分意外的收到来自楚垣夕的微信留言,只是这个投资小康子公司的探讨怎么看着那么别扭呢?

    其实这事儿也不是不能聊。毕竟是对外海项目的投资,小康东南亚未来也要作为一个独立公司来发展,即使肯定要受到楚垣夕的控制,本方仍然很有兴趣,当成纯的财务投资也未尝不可。但是这个人选……

    “楚垣夕,你这个我们没法投啊,这不符合我们的价值观。”

    “老樊,你们一段时间内对外就别提‘价值观’这三个字了吧?”

    楚垣夕看到老樊这么快的拒绝,当然知道这是他自己的意思而不是阿里的。因此他回复的很快:“价值观需要前后一致,不是扔在洗脚盆里的毛巾,需要的时候才拿起来擦擦。要不你们先把抢月饼开除的程序猿聘回来?”

    老樊气得手都开始哆嗦,心说你这到底是想聊不想聊了啊?但是被当面打脸反而无法反驳,只能连着发三个怒火中烧的表情了事!

    但是,气氛也变得微妙起来,因为楚垣夕并没有求着谁的意思,无非是我尽到了通知的义务,投与不投自己掂量。

    正因为如此才让人心里痒痒,因为东南亚是必争之地,比非洲、印度都“必争”,因为非洲印度一个距离远,一个阻力大。

    离得远就鞭长莫及,还要跟老牌帝国殖民主义做长期斗争;阻力大的就有可能遭到来自非商业力量的狙击,君不见孙大圣心心念念长达八年之久的Sprint与T-Mobile合并案今年2月才终于获批?奥观海狞笑的那一幕就是非商业狙击的真实写照。甚至同样因为审查,大圣到现在也没拿到它早就应该拿到的两个Uber的董事会席位。

    但是东南亚刚刚好,虽然仍然有不小的阻力,但不至于绝望,是阿里在国朝之外最大的重心。特别是云业务,花在东南亚市场中的精力和获得的增速都赶超国内。

    因此,现在拒掉楚垣夕只需要动动手指打几个字,但是小康东南亚要是像小康在国内一样坚实且有爆发力,那阿里云在东南亚岂不是多了一个敌人少了一个朋友?小康的魅力不只是社交和支付,区块云也很有潜力,要不然武威当初也不会拍板给出550亿的估值。

    为什么现在老樊的概念中,小康现在是“坚实且有爆发力”了呢?因为区块云的潜力首先开始兑现了!

    这要从小康整合生鲜前置仓说起。

    整合生鲜前置仓改造成自提点,很多人认为这是小康在为移动支付添砖加瓦,乃至为社交增加用户密度,但实际上小康这么多业务线中唯一和用户数成线性相关的只有区块云。有一个用户开着城市宝藏获取健康币,小康的区块云就多一份力量,而生鲜创企直接把健康币的供给用户数给来了个double,在线时长甚至要×3。

    很多人,包括徐欣在内都小看这批生鲜电商,然而数据出来之后,她马上意识到生鲜电商用户通常是价格敏感型用户,也就是始终被补贴的用户,因为补贴一停这批用户就闪人了,因此,楚垣夕吃进的这一批生鲜电商有个共同的标签,都是走在补贴用户道路上的创企。

    这种用户最适合健康币来解毒。

    所以小康的云计算工作组甚至需要临时向曹翔那边抽调攻城狮过去帮忙,一是区块云从传统云资源转入游联网确实需要区块链攻城狮的辅助和协调,现在用户数量和质量都已经提升起来,已经可以把一部分云资源的需求转向游联网了。

    二是需要他们干一些传统的数据库攻城狮的工作,实在忙不过来了……

    因此当第三方移动数据平台给出小康的最新数据时,市场上还是很多人惊呼:“不可能!”

    但是声音已经不像前面那么理直气壮了,因为TalkingData、百度数据和AppAnnie很少同时出错,指数持续上扬的曲线也很能说明问题。

    这时市场上最关注小康的人分成了三类,第一类是迅速寻找生鲜电商谋求并购,这是有钱且有实力的,但就是缺点脑子,搞的楚垣夕都想提醒他们。

    要知道盲人摸象的时候每个瞎子摸出来的结果都不一样,所以像楚垣夕、徐欣这种能窥全貌的人看一下结果就能知道是怎么来怎么去,知道是健康币正好耦合了生鲜电商创企们获取到的价格敏感型用户,所以数据大爆。

    但外人看到的是什么呢?是小康并购了一堆生鲜电商,完成了前置仓向自提点的整合,然后数据大爆,不但活跃用户数翻倍,在线时长涨得夸张到不敢信又不能不信。

    让不信党们最难以置信的是,Annie居然采购了小康区块云的云服务。这个消息向一块陨石砸在某些人的心上……

    “给我查!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那么大的Annie会采购不稳定的服务!他们自己都承认还没完全稳定,怎么卖出去的!”帝都一角,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里美多的小张总在咆哮,某种程度上这已经可以视为Annie为小康的数据做背书了。

    但是调查结果显示,并不是小康使用了什么盘外招,而是直接与Annie的高层取得直接沟通。对方是做第三方数据服务的,对于创新的模式和创新的技术当然感兴趣,因为那是有可能改变行业格局的,万一是真的,会影响到大量的数据采集工作。

    因此当小康把云资源的使用逐渐从数据中心转向区块云之后,Annie很有兴趣购买一部分,还有什么验证方式比亲自体验对方的服务更直接的呢?

    这时小康开始销售的是数据中心的云资源,很传统,本来没打算卖区块云,但是楚垣夕感觉到了对方的诚意。而且对方的销售副总还是做社交游戏出身的,不但很有共同语言,而且对小康的城市宝藏非常感兴趣,看出了小康的社交潜力。楚垣夕和对方相谈甚欢,于是半推半就的点头同意提供一部分区块云给对方尝尝鲜。

    但是这个结果让美多上下相当的不愿意相信,当然,最主要的还是“我上我也行”的情绪在酝酿,于是愤然出手。

    所以,当他得知美多在市场上寻找合适的生鲜电商标的物的时候就特别想发段微博之类的,您老先生买生鲜电商干什么啊?生鲜电商我吃下去是仙草,您吃下去可就是大毒草……

    可是想想忠言注定逆耳,何况还是对自身有成见的拒绝者联盟盟主呢?还是算了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