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籽油期货

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盖世 逆苍天

第五百八十六章 老龙

    另一个石洞。

    一位皮肤、面容都是紫红色,高大魁梧的老者,头生龙角,一身紫金衮龙袍,大马金刀地端坐着。

    他铜铃般硕大的眼睛,光芒灿然,冷冷看向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虞渊。

    被古荒宗的钟离大磐,随手抛飞,落入这个洞穴的虞渊,耷拉着脑袋,抬头看了他一眼,神色微讶,“龙天啸是你什么人?”

    这头以人族形态,坐在石洞的家伙,看着和龙天啸很是相似。

    “应该是我儿子吧,儿子女儿太多,不太记得了。”高大老者嘿嘿一笑。

    “他在外面,被一头重了剧毒的紫玉龙,剥离血和龙魂,将剧毒转接。”虞渊道。

    “哦。”老者不冷不热地来了这么一句。

    虞渊沉默了。

    眼前这位肤色紫红,以人形姿态示人的老者,应该就是龙族那位赫赫有名,上一任的族长龙颉。

    龙颉的名头,他在前世就听过,可谓是如雷贯耳。

    只是,他所知的龙颉,早早就在天外星河不知所踪了。

    龙颉的很多名声,和他的荒淫无道有关,这位龙族的上一任族长,多姿多彩的一生,伴随着形形色色的各类风流韵事。

    传说中,龙颉游荡到何处,都会和貌美的女子结合。

    不限于同族,人族,还有妖族。

    龙颉在年幼时,就有过很多子女,随着龙血的进阶,自身境界的提升,他猎艳的习性没改,但能诞生的子嗣渐渐少了。

    可即便如此,依然有很多人,龙,或者妖,声称是他的后裔。

    虞渊一过来,只看了一眼,就觉得龙天啸和龙颉的模样,有几分相似,从而推断出,龙天啸这位“龙人”,十有仈Jiǔ也是龙颉游历乾玄大陆,化作翩翩美少年,和某个妙龄女子风流造就的。

    龙颉天赋异禀,传言情商极高,很讨女子喜爱。

    能随意变化的龙颉,心念一动,就能变成女子心目中最完美的体态,巧舌如簧,花言巧语之下,很少有女子招架得住。

    莫说是凡尘女子,就连妖族的狐妖,天源大陆很多修炼有成的所谓仙子,都被他给凿开芳心,成了他风流故事的一部分。

    而龙天啸,应该就是他在某处游玩时,和人族女子结合而生。

    龙天啸,既然是这头老龙的后裔,在外面被一头紫玉龙剥离血肉、龙魂,龙颉知道之后,神情竟如此淡漠。

    这点,让虞渊心生怪异感。

    “我只管生,

    不管养的。”

    似瞧出他的疑惑,龙颉哼了一声,道:“我子孙那么多,各个都去管,那我什么事情都不要做了。那什么龙天啸,就算是我的儿子,被生擒下来,被别的龙族折磨,也是他自己废物。”

    “另外,兴许那头紫玉龙,也是我的儿子呢?”

    龙颉仰着头,神情傲慢至极,“我的那些儿孙之间的残杀,我都看了几千年了,我知道的,因为自相残害死去的,都几十个了。我不知道的,被别人杀了的,当然会更多。”

    说这番话时,他很冷漠,很无所谓。

    虞渊深吸一口气,在这个石洞缓缓坐直身子,看着这头风流名号,整个浩漭天地修行者都知道的老龙,“钟离大磐送我进来的,要你一滴龙血。”

    “我知道是他。在你身上,有他古荒空界真诀那种令我厌恶的气息!”老龙冷哼了一声,“他想借你走出剑狱,想要获得自由,重返浩漭天地,那是他的事情。而我,在剑狱好好的,我并不急着出去。”

    不耐烦地,龙颉挥挥手,赶苍蝇般,“你从哪里来,就回哪儿去吧。”

    虞渊一呆。

    在剑狱走了那么多石洞,见过众多的邪魔大枭,每一个都兴奋的,期待着脱离剑狱,想要重获自由。

    龙颉这样的,他还是第一次见。

    不急着离开剑狱,不想拥有自由,觉得在剑狱待的很舒服,这是什么情况?

    “给我一滴龙血。”

    虞渊略作思量,咧嘴一笑,向龙颉伸出手,“我不管你怎么想的,但我需要一滴你的龙血!”

    龙颉眸中暴戾光芒骤然亮起,“小子,你想死吗?”

    被钟离大磐一番捶击,浑身血淋琳,要死不活的虞渊,刚刚能坐直身子,竟然胆敢以这种语气态度,和自己说话。

    逼自己交出一滴龙血,这小子凭什么?

    “嘿嘿。”

    虞渊手中的剑鞘,遥遥指向龙颉,“你又不是钟离大磐,你又不能扭转时间和空间,躲避此间那些剑意和剑芒的袭杀!不错,以前的你,只要不离开这间石洞,不触碰那些石洞间的剑意封禁,就能安然无恙。”

    “现在不一样了!”

    手中的剑鞘,瞄准龙颉的那一刻,虞渊在心头轻声呼唤。

    深藏在臂骨内的剑魂,悄悄散逸出一缕气息。

    那缕气息倏一浮现,老龙就轰然而起,吓的差点跳起来,“那柄剑,剑,剑魂竟然也在!”

    剑魂的气息一现,石洞和石洞

    之间,密集的剑意、剑芒,如将剑尖都指向龙颉。

    龙颉瞬间就觉得头皮发麻了,一下子蔫了,“小兄弟别冲动,冷静,你冷静冷静!”

    说话间,一滴紫红色的鲜血,从他胸腔部位飞离。

    拇指头大小的龙血,紫红玛瑙般,在昏暗的石洞内,闪耀着令人不敢直视的璀璨光芒,一点点地去接近虞渊。

    一滴龙血飞离,龙颉的高大魁梧身躯,都明显小了一号。

    他在剑狱内部,也受月魄凝炼的囚室影响,终年流逝着气血、魂念。

    只因这头老龙太过于强盛,有着无比悠久的寿命,他还能保留一部分力量。

    龙血,就是他所剩不多的力量,失去一滴,都会让他虚弱一截。

    “多谢前辈。”

    虞渊抱拳作揖,哈哈大笑着,待到那一滴龙血接近,骤然运转“煞魔炼体术”,从气血小天地产生吸力。

    龙颉铜铃般的眼瞳,骤显凶光,神态狰狞。

    呼!

    那一滴龙血,一霎那,就飞入虞渊中丹田穴窍。

    【.】“小子,我龙颉的鲜血,你也敢索要!你可知,即便我在剑狱被禁五百年,失去了太多力量,我的一滴鲜血,也不是你能够消化的!我就看着你,怎么痛快地死去,看着你……”

    龙颉的咆哮声,戛然而止。

    后面的那番话,他没有说得出来,他龙眼暴突,如看到了不可思议的奇迹。

    他看着先前萎靡不振,奄奄一息的虞渊,竟瞬间缭绕着生机和气血,看着虞渊眼睛放光,浑身的皮肤泛着异样的紫红色。

    他和那一滴,他精心凝炼的龙血,完全失去了感应。

    “不打扰了。”

    虞渊鞠身一礼,在这头老龙还来不及做出反应前,迅速退出此间石洞。

    龙颉呆愣着,半响后,疯狂怒吼:“卑鄙的小子,还我的一滴龙血!钟离大磐,你个狗日的,是不是你从中作祟!一个破玄境的小子,就算你古荒宗的,煞魔宗的,也绝无可能炼化我的一滴龙血!”

    在剑鞘所指下,龙颉果断地给出一滴龙血,是不怀好意。

    他是想换一种方式,要虞渊死!

    他是龙族上一任族长,是一头九级的龙,即使在剑狱内实力暴退,一滴他的龙血,也足以要了虞渊的小命!

    可虞渊,以气血小天地,纳入一滴他的龙血之后,不仅没死,还分明消化了!

    而且还那么快!

    ……